>

雏鹰农牧大股东平仓揭冰山一角,弄不到钱

- 编辑:3983金沙官网 -

雏鹰农牧大股东平仓揭冰山一角,弄不到钱

雏鹰农牧20日布公告,公司近日收到控股股东、实控人侯建芳、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证券事务代表及其他部分核心管理人员的通知,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合计增持公司股票不低于5亿元。

图片 1

把猪"活活饿死"的上市公司,又出大新闻了!这次是……

控股股东将手中几乎全部股份质押,质押股份价格触及平仓线,让雏鹰农牧这几天备受媒体关注。

公告显示,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以及对公司价值的认可,看好国内资本市场长期投资的价值及当前股价不能充分反映公司价值,切实维护广大投资者权益和资本市场稳定,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侯建芳、副董事长兼副总裁侯五群、董事候斌、董事兼总裁李花、董秘吴易得、财务总监杨桂红、监事会主席侯松平、监事孟淑萍、副总裁孟树理、副总裁张东平、总兽医师司海坤、证券事务代表贡妍妍、首席执行官助理李胜博、金融事业部总经理王新丽合计增持金额不低于5亿元,所需资金来源为自筹。其中,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侯建芳拟增持金额不低于1亿元。

新京报讯进入农历猪年,“养猪第一股” 雏鹰农牧风波不断。

记者 乔麦

其实,雏鹰农牧控股股东侯建芳从2014年初包揽雏鹰农牧8亿元定增后,手中股权一直处于高比例抵押状态,此次雏鹰农牧股价创下3年多来新低,才让雏鹰农牧高比例抵押的问题凸显。

雏鹰农牧3月31日发布的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公司1月1日至3月31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3亿元~3.8亿元,同比增长191.28%~235.44%。

自1月31日发布业绩修正报告,雏鹰农牧宣告“由于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等原因导致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29亿至33亿之后,关于雏鹰农牧的坏消息便接连不断。

此前“欠债肉偿”的养猪企业*ST雏鹰又有新消息,这次是没钱还债了。

质押股份面临平仓风险雏鹰农牧紧急停牌

而1月中旬以来,受多方面因素影响,生猪价格出现较快下跌。据国家发改委监测,截至3月28日全国平均生猪出场价格为每公斤10.89元,比春节前高点累计下跌29.0%,比上年同期累计下跌33.2%。

深交所的关注函“火速”到达,控股股东股份新增轮候冻结,公司董事、高管所持部分股份被动减持……

雏鹰农牧公司债到期未能兑付

6月13日晚间,雏鹰农牧发布停牌公告,收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侯建芳先生的通知,因近日公司股价连续下跌,侯建芳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已质押的部分股票触及平仓线,可能存在平仓风险。

根据雏鹰农牧公告,2018年前3月,雏鹰农牧累计销售生猪56.77万头,实现销售收入6.91亿元。2018年3月,雏鹰农牧普通猪和仔猪销售均价分别为10.23元/公斤、20.06元/公斤,比2018年分别下降25.27%、9.56%。

3月7日,雏鹰农牧又连续发布多份公告,继续“雪上加霜”。

6月27日,继“猪饿死了”巨亏30亿之后,雏鹰农牧再度发公告,称公司最近一期的“雏鹰农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公司债券”于6月26日到期后,未能如期兑付。

为了维护广大投资者的利益,避免公司股票价格异常波动,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中小企业板信息披露业务备忘录第14号:上市公司停复牌业务》等相关规定,经公司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雏鹰农牧自6月14日上午开市起停牌,停牌时间预计不超过5个交易日。

雏鹰农牧在一季度预告中表示,2018年第一季度业绩变动原因是公司退出部分私募基金份额实现投资收益。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产业投资基金——深圳泽赋农业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企业为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主要投资方向为农业行业等相关产业。公司2017年度未将泽赋基金的投资标的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但由于泽赋基金于2018年3月初转让了部分投资标的的股权,公司也退出了部分泽赋基金的有限合伙份额,公司实现投资收益3.7亿元,计入2018年度第一季度。

猪饿死巨亏后股价反涨80%,

图片 2

据雏鹰农牧披露,截至6月13日,公司控股股东侯建芳及其一致行动人侯建业、侯杰、深圳市聚成企业管理顾问股份有限公司直接持有公司股份1.3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4.31%。但他们已经将手中的股份累计质押1.3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2.37%。

雏鹰农牧董监高等集体“毁约”

“雏鹰农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公司债券”于2014年6月26日发行,票面利率8.80%,2014年9月10日在深交所上市交易,简称“14雏鹰债”,债券期限为5年。2015年至2019年每年的6月26日为上一个计息年度的付息日。 本期2018年6月26日至2019年6月25日期间的利息及本金需于26日兑付。 对于未能如期兑付的原因,雏鹰农牧表示,公司目前资金周转困难,无法按期支付本期债券的本息,公司及债券受托管理人东吴证券一直积极与债券持有人沟通商议本期债券展期事项。截止目前尚有部分债权人未同意展期。 关于公司后续安排,*ST雏鹰表示目前公司正积极与债券持有人、受托管理人协商,努力达成本期债务和解。公司正通过加快存货的售出、积极处置资产,补充公司现金流,政府介入引导协助等措施解决本期债券的本息兑付。

由于当天雏鹰农牧收盘价为3.31元/股,侯建芳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质押已触及平仓线的股份总数为3.51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25.29%,占公司总股本的11.20%。

首先是控股股东、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证券事务代表及其他部分核心管理人员终止实施增持计划。

*ST雏鹰曾曝出“欠债肉偿”奇闻

控股股东几乎全部股权质押其实已经4年多

根据雏鹰农牧此前公告可知,公司是在2018年6月开始出现资金流动性紧张局面,所以4月的时候,猪应该还活得好好的。

去年11月,A股"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便因为用肉制品抵债火了一把。 2018年11月6日,公司超短期债券“18雏鹰农牧SCP001”违约不能足额兑付。11月8日晚,雏鹰农牧发布公告表示,公司计划对现有债务调整支付方式,本金主要以货币资金方式延期支付,利息部分主要以公司火腿、生态肉礼盒等产品支付,债务范围包括公司现有所有债务。 截至公告日,公司已经与小部分债权人达成初步意向,涉及本息总金额2.71亿元,目前尚未进行产品交割。

将90%甚至全部股权质押,已经是雏鹰农牧控股股东侯建芳的常态。

2018年4月21日,雏鹰农牧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侯建芳先生、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证券事务代表及其他部分核心管理人员计划自公告之日起 6 个月内,在符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和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有关规定的前提下,根据市场情况适时增持公司股票,合计增持金额不低于50000万元,所需资金来源为自筹。

图片 3

河南商报记者查询雏鹰农牧上市以来的公告发现,2012年上市没多久,侯建芳就开始抵押手中的股权,当年5月侯建芳持有公司总股本的46.42%,他拿出11.24%质押为公司的子公司申请2.5亿元融资贷款提供担保,用于三门峡雏鹰农牧有限公司项目建设。

现如今,猪死了,雏鹰农牧陷入巨额亏损。

消息一出,众人哗然,这被认为是A股上市公司第一起违约“肉偿”事件。不过,有趣的是,上述荒唐的偿债方式,在消息传出后却引发股价涨停。该消息先是由自媒体在11月8日盘中透露出来,此后股价瞬间拉涨停。

当年的6月和9月,他再次将公司总股本的12.36%以及11.24%质押给银行,用于公司项目融资贷款的担保。

上述人员表示,“由于受国内金融行业去杠杆、金融监管新政策等客观因素的影响,增持人员无法筹措充足的增持资金;公司控股股东侯建芳持有公司的股票被多轮轮候冻结,此外近期部分人员已经离职,综合上述因素增持计划的实施受到阻碍,经审慎研究,决定终止实施增持公司股份的计划。”

雏鹰农牧没钱买饲料饿死猪

三次担保过后,侯建芳已经将其持有的公司总股本的 46.42%,累计质押了1.8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34.83%,这时候质押比例还不到80%。

蹊跷的是,虽然消息面上利空不断,但是雏鹰农牧股价却暴涨,自1月31日收盘至3月6日收盘,雏鹰农牧的股价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已经从1.43元每股涨到2.58元每股,差点翻了一倍。

“肉偿事件”发生两个多月时间后,雏鹰农牧再次成功引起了市场的注意。 1月30日晚,雏鹰农牧大幅下修2018年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9亿-33亿元。此前,该公司在2018年三季报中预计,2018年公司净利润的变动区间为-17亿元至-15亿元。

但2014年1月份,侯建芳将此前质押的部分股权解押后,将这部分股权与手中此前还没有质押的股权,全部都质押给了中信建投证券,而原因是个人融资。

原始股东不想继续承诺,

图片 4

至此,其所持有雏鹰农牧3.9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6.44%,全部在银行和券商等机构质押。

理由“不再是亲戚”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雏鹰农牧曾盈利4518.88万元。 对于2018年巨额亏损的原因,雏鹰农牧在公告中提到了三个方面的因素,分别是经营业绩下滑、商誉减值准备及资产减值准备。 从经营业绩来看,雏鹰农牧表示,2018年6月开始,公司出现资金流动性紧张局面,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较大影响。由于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致使生猪养殖成本及管理费用高于预期;且第四季度生猪市场受非洲猪瘟影响,销售价格低于预期。综合来说,公司利润较前次业绩预测减少3.91亿元。 从商誉减值方面来看,相比这两日动辄计提数十亿的其他上市公司,雏鹰农牧对商誉减值的计提准备,仅让公司的利润减少了0.9亿元,计提的原因是公司下属泽赋基金投资的汕头市东江畜牧有限公司因2018年生猪养殖市场持续低迷,且养殖场遇到拆迁将影响未来盈利能力。 从资产减值方面来看,雏鹰农牧提到,由于2018年末公司生猪养殖成本高于生猪销售价格,公司拟对2018年末存栏的生猪及库存商品计提存货跌价准备。与此同时,受非洲猪瘟影响,公司产业基金投资的生猪养殖行业上下游企业盈利能力及融资能力均受到一定影响,公司对各项投资进行计提资产减值准备。据了解,前述两项资产减值准备,分别导致该公司利润较前次业绩预测减少约3.84亿元、3.46亿元。 不难看出,在雏鹰农牧对业绩的解释中,公司资金紧张、生猪养殖成本的提高以及非洲猪瘟影响下猪肉价格的下行,成为公司此次业绩大幅预亏的主要原因。

2014年侯建芳曾8亿元豪气包揽的定增

同样是在3月7日,雏鹰农牧还发布了一份关于股东申请豁免承诺的公告,股东温燕如女士拟申请豁免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份时对所持有股份自愿锁定的承诺。

5亿计划实际增持不足4000万

而在这个节点质押公司全部的股权,是因为当时一个对雏鹰农牧来说非常重要的时刻。

根据雏鹰农牧于2010年发布的招股说明书可知,温燕如当时在公司持股比例为0.2%,她的身份除了是雏鹰农牧的股东,还是时任雏鹰农牧常务副总经理李花的大姑子。

继去年10月延期实施后,雏鹰农牧大股东、高管最终还是终止了增持计划。 公司于3月公告,“由于受国内金融行业去杠杆、金融监管新政策等客观因素的影响,增持人员无法筹措充足的增持资金;公司控股股东侯建芳持有公司的股票被多轮轮候冻结,此外近期部分人员已经离职……上述增持人员决定终止实施增持公司股份的计划。”

2013年6月,雏鹰农牧身陷“投资飙进质疑”、“生态猪造假”、“财务造假”等诸多风波,雏鹰农牧当时也申请了停牌应对,6月26日雏鹰农牧在连续停牌多日之后,公告发布了定增预案,称公司拟以15.46元/股的价格向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侯建芳非公开发行不超过5291万股,募资总额不超过8.2亿元,募集的资金全部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根据3月7日公告可知,截至目前,温燕如持有雏鹰农牧股票1867500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0.06%,该部分股票不存在代持情形。

图片 5

2013年的夏天,正处于“猪周期”的下行周期,国内养殖业已步入最为惨烈的资金消耗战,彼时,雏牧香专卖店刚开始不到一年,正向全国市场推进,更有总额超过70多亿的多个投资项目正在进行,这都倒逼雏鹰农牧进行再融资。

豁免履行承诺的原因是:温燕如申请豁免的承诺,系其在公司筹划首次公开发行股份时自愿作出的承诺,并非依据《公司法》、《证券法》等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的强制性规定作出的法定承诺或现有规则下不可变更的承诺,且温燕如女士在作出承诺时未明确表明不可变更或不可豁免;此外,温燕如所作承诺是基于公司上市时为李花亲属的原因,目前双方已不存在亲属关系,且温燕如从未在公司担任亦未指定任何人担任任何职务,未参与公司经营管理,故其拟申请豁免上述承诺。

2018年4月,雏鹰农牧披露一份“不低于5亿元”的增持计划,增持主体包括公司控股股东侯建芳、部董监高、证代及其他部分核心管理人员,增持期限为6个月内。其中,侯建芳计划增持金额不低于1亿元,此外,公司高管及其他核心管理人员共13人,计划合计增持不低于4亿元。 对于增持目的,公告称是“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以及对公司价值的认可,看好国内资本市场长期投资的价值,切实维护广大投资者权益和资本市场稳定。” 从实施情况来看,上述增持计划披露至今,14名增持主体中,仅大股东一人出手增持,且未达到增持计划下限。具体来看,侯建芳于2018年6月8日、11日在二级市场累计增持0.36%股份,增持金额约3863.83万元,成交价格区间为3.36元/股至3.48元/股。 值得一提的是,拟增持人侯建芳去年一度出现平仓风险,在抛出增持计划前后多次补充质押,另一名拟增持的总裁近日遭被动减持。 去年7月,侯建芳持股新增轮候冻结,其质押于中信建投4573万股涉及违约,质押于中投证券的24924万股构成违约,可能存在平仓风险导致被动减持。而自去年2月以来,侯建芳多次补充质押。 另外,去年拟增持的董事、总裁李花近日遭被动减持。其质押于国都证券的股份触及平仓线,持有的10万股雏鹰农牧已在3月4日被平仓处理,成交均价2.49元/股。 此外,6月19日,雏鹰农牧发布关于新增诉讼的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了法院相关涉诉文件,新增7起诉讼,涉案金额共计2.86亿元,具体情况如下:

2014年1月底,侯建芳认购了雏鹰农牧定增8465.6万股,认购价为9.54元,耗费资金8亿。正式在这个节点之前,其将所持的股份全部质押,用于个人融资。

新京报记者 阎侠 编辑 王宇 校对 贾宁

图片 6

雏鹰农牧部分股权质押公告,这些年侯建芳股权长期几乎全部质押

雏鹰农牧表示,目前上述涉诉案件尚未最终判决,暂时无法判断对公司本期利润和期后利润的影响。

随后的四年多的时间,侯建芳曾减持过部分股份,但手中的股份一直处于高比例抵押状态,抵押比例一直都维持在90%甚至95%以上。

控股股东承诺自救,不会影响公司控制权

这样高比例质押在股价快速下跌时,容易出现面临强平却没有股份可以追加质押的情况。

截至6月13日收盘,雏鹰农牧股价为3.31元/股,创下了3年多来新低。这3.5亿股触及平仓线的股份,其中超过3亿股是公司控股股东侯建芳抵押的,近3500万股是深圳市聚成企业管理顾问股份有限公司抵押的,平仓价格为3.37元/股。

质押股权面临被强行平仓风险,作为控股股东侯建芳也开始“自救”。

雏鹰农牧在公告中表示,该事项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化。“侯建芳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将积极采取措施,与各方协调沟通,通过追加保证金或者追加质押物等有效措施降低股权质押融资风险,以保持公司股权的稳定性。”

公司董事会将积极关注该事项的发展,按照深圳证券交易所的相关规定及时披露上述事项的进展情况,并在实施相关措施后,公司申请股票复牌并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雏鹰农牧财务、负债率等问题受到深交所问询

不仅质押股权面临强平风险,深交所也向雏鹰农牧发布问询函,其中提到,在4月27日财报发布的同时,雏鹰农牧年审会计机构中兴华对公司当年度内部控制有效性发表了否定意见,对财务报告发表了标准无保留的审计意见,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

2017年财报显示,雏鹰农牧期内实现营业收入56.98亿元,同比下滑6.44%;净利润4519万元,同比下滑94.58%;而扣非净利润亏损3.05亿元,同比下滑154.81%。

6月14日,雏鹰农牧在回复问询函时承认,公司所属泽赋农业未能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正确核算长期股权投资的收益。

其中从投资标的公司汉唐牧业取得的9400万元分红款,应冲减长期股权投资的账面价值,不应计入投资收益。同时泽赋农业子基金宁波申星4.36亿元分红款来源于其投资实体东江畜牧分红,宁波申星及东江畜牧应纳入雏鹰农牧2017年度财务报表合并范围,也不确认为投资收益。

深交所的问询函也关注了雏鹰农牧的负债率高的问题,2017年其资产负债率为71.81%,较去年同期上升11.52%,流动负债占比 59.35%,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增长92.29%。

本文由养殖业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雏鹰农牧大股东平仓揭冰山一角,弄不到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