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彭刚做客新人文讲座解读历史学,散文总是易读

- 编辑:3983金沙官网 -

彭刚做客新人文讲座解读历史学,散文总是易读

清晨,长沙县青山铺镇天华村叶家塘组的一片山林间,200多只散养土鸡正在踱步觅食。一旁的彭刚生拿着簸箕细心地给它们喂食玉米粒。

图片 1
现代青年农场主杨军芳瞄准林下养鸡好“钱”景,带动左邻右舍一起干,以发展特色腊制品加工为主,带动贫困户脱贫致富。

彭刚做客新人文讲座解读历史学

我们常去我家附近的小饭馆喝酒。有一天,酒酣耳热,我们说到未来,说到艺术的前景。彭刚兴奋地盯着我,悄悄说:“一有机会,咱们都得好好干一场。”我们因此干杯。

喂养完土鸡后,彭刚生又从栏舍牵出两头黄牛,赶着它们外出吃草。

第一农经养鸡网致富 从一名家庭主妇,摇身一变成创业明星,两年时间里,长沙县青山铺镇天华村村民杨军芳“华丽转身”,不仅自家脱了贫、致了富,还带动左邻右舍抱团谋发展,瞄准生态种养好“钱”景,搭上互联网 快车,发展特色腊制品加工,带动62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携手奔小康。

  清华新闻网3月10日电3月7日下午在大礼堂,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历史系教授彭刚做客《清华大学新人文讲座》,为现场500余名清华师生提供了一场题为“历史学能够做些什么?——从历史学的几个基本概念说起”的精彩演讲。

……

图片 2

家庭主妇投身林下养鸡行列

图片 3

一九七八年底我与几个朋友一起创办一本杂志时,彭刚已考上北大化学系。他偶尔到编辑部坐坐。我提醒他,这就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别忘了那次喝酒时的承诺。他咧嘴一笑,说,“有个人跟每个朋友许愿:我要有条船,一定把你带走。后来他真的有了条船,但太小,只能坐俩,不可能带走所有他曾许过愿的人。他只好上船,向众人挥挥手,再见啦。”不久彭刚只身来了美国。

天华村是省定贫困村之一,全村共有建档立卡贫困户近70户,杨军芳就是其中之一。几年前,孩子生病住院,高昂的医药费让一家三口不堪重负,一夜返贫。

图为彭刚在演讲中。张永生

十八年后,我给他打电话,再次提醒他别忘了给那本杂志写稿。他这回不再提那条船了。“太太刚生了孩子,我除了上班,又开了个公司。没辙,有项专利嘛。老实说,睡觉的工夫都没有。嗨,过日子,得还清房子贷款,得给儿子攒学费。以后吧……”

2014年,杨军芳走进北京农业大学学习,历时一周的培训,让她收获满满,受生态圈养等致富金点子的启发,返回家乡后,杨军芳将东筹西措的20万元作为创业启动资金,在政府的帮扶下,注册成立了军芳家庭农场,引进万羽鸡苗,当起了“鸡司令”,投身到林下养鸡的行列中。

  彭刚首先从几个历史概念谈起,对历史学进行了深入浅出的理论阐释。他认为历史具有双重性,一般来说,历史是指过去发生的事,但从另一个意义上说,历史也是人们对于过往所发生事情的分析和评判,是当代人通过历史踪迹对于过往世界的一个重构。

上文摘自北岛《蓝房子》

“脱贫攻坚不能等也不能靠!”脑子活络的杨军芳还将土鸡加工成特色腊制品,真空包装后对外销售,通过电话、微信等平台拓销路,将产品远销至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功夫不负有心人,创业第一年,军芳农场创收就突破70万元,杨军芳赚得盆满钵满,成为村里致富“领头羊”。

  关于历史事实,他指出,单纯史料并不自动构成史学,历史事实在重构过程中经历了主动和被动的选择性,他还以清华简的例子指出,史料抵达我们时经历了多重自觉与不自觉的筛选和中介,史料并不透明,所以知道自己的无知,应该是历史学家应有的警觉。而正如克罗齐所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历史解释无可避免地渗透了史家的各种各样的主观因素和“后见之明”。譬如当今学者非常关注环境史、性别史等的研究。

北岛,1949年生人,中国朦胧诗的代表之一。

贫困户抱团取暖拔穷根

  接着,彭刚对于传统历史学假设进行了一个反思。兰克以来的客观主义史学认为,通过对于史料的严格考辨和对所有情感、价值、立场等主观因素的清除,史学是可以达到客观、真理,并跻身于科学之列的。彭刚对这个史学的传统观念提出商榷,他认为历史学家个体的因素无可避免地会进入历史理解和历史文本之中,而历史文本历史学研究很难做到完全客观。

在后记中,北岛提到,“写诗写久了,和语言的关系会相当紧张,就像琴弦越拧越紧。一断,诗人就疯了。而写散文不同,很放松。尤其是语言上如闲云野鹤,到哪儿算哪儿,用不着跟自己过不去。”

自己富了,不能忘掉身边的乡亲。为了带动左邻右舍一起干,2015年,杨军芳为村里60余户建档立卡贫困户送上鸡苗,并免费为农户建起鸡舍、围上栅栏,鼓励家家户户发展以林下养鸡为主的庭院经济,通过“家庭农场 贫困户”模式,带动乡亲“抱团取暖”,拔穷根,摘穷帽,挪穷窝。

  最后,关于“历史学中的争议发生在何种层面?”等问题,彭刚围绕着乔伊斯三个历史文本进行了细致而有独到地考察,通过对这个文本的剖析,他认为历史文本具有不确定性,历史文本的整体特性非单个陈述所能蕴含。讲座的末尾,他借用贝林的一段话“Never a science, sometimes an art, always a craft.”对历史学学科特性进行了一个概括。他强调,每一个学科的发展都离不开对自身特性、任务和边界的理论自觉。

但也正是因为写诗时那种紧张的语感培养,到了写散文这种不怎么需要韵律的文章时,就会变得轻松自如。

炎炎夏日,掩映在葱翠树林中的养鸡场格外清凉。“咯咯咯……”一只只土鸡从树林里、坡地下扑腾着翅膀飞奔过来。“林下养鸡比起在外打工收入好多了。”今年50岁的村民彭刚生是村里的贫困户,10年前在一次事故中丧失了劳动能力,妻子体弱多病,常年卧病在床,18岁的儿子刚上大学,一家三口日子过得紧巴巴。

  正式演讲结束后,彭刚还与同学们进行了互动交流,回答了同学们的提问。

至于摘录内容,很多事都论不得对错,我们总是问自己、问他人,问为什么如此,问为什么那般。其实,守得初心是幸,活得当下也不错。

去年初,彭刚生从军芳农场免费领取了100羽鸡苗,利用闲置山林建起了林下生态养鸡场。“鸡苗好,生的蛋都是绿色壳子,游客们点名要买。”乡村旅游火,自家养的土鸡成了“香饽饽”,销路不用愁,仅养鸡一项,去年就为全家创收近8000元。

  讲座由《清华大学新人文讲座》负责人、文化素质教育基地副主任、外文系曹莉教授主持并作点评。

2017/3/28

  演讲人简介:

 彭刚,1969年生。北京大学法学学士,清华大学历史学硕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博士。曾赴哈佛大学、剑桥大学、法国国家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做访问学者。现为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人文学院副院长,教育部历史学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主要从事西方思想史和史学理论的研究和教学工作。曾获清华大学“学术新人”奖,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材支持计划”、“北京市新世纪社科理论人才百人工程”。著有《叙事的转向:当代西方史学理论的考察》、《西方思想史导论》、《精神、自由与历史:克罗齐历史哲学研究》、A Critical History of Classical Chinese Philosophy等,译有《自然权利与历史》、《德国的历史观》、《新史学:自白与对话》等,发表论文多篇。

供稿:国家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 编辑:襄桦

本文由农业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彭刚做客新人文讲座解读历史学,散文总是易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