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逼抗生素最后一道防线,超级细菌

- 编辑:3983金沙官网 -

直逼抗生素最后一道防线,超级细菌

中外研究人员最近在牲畜和人身上发现了一种能对抗强效抗生素的“超级细菌”基因,这意味着人类所用抗生素中的“最后一道防线”有被攻破的风险。研究人员呼吁,要以更大力度控制抗生素滥用。

中外研究人员最近在牲畜和人身上发现了一种能对抗强效抗生素的“超级细菌”基因,这意味着人类所用抗生素中的“最后一道防线”有被攻破的风险。研究人员呼吁,要以更大力度控制抗生素滥用。 该研究由华南农业大学刘健华、中国农业大学沈建忠,以及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博士吉姆·斯潘塞等中外研究者联合进行,成果发表在新一期英国《柳叶刀·传染病》杂志上。 研究人员分析猪肉、鸡肉以及人类患者身上采集的细菌样本发现,存在一种特殊基因MCR-1,携带该基因的细菌对多黏菌素表现出强耐药性,并且这种耐药性还能够快速转移至其他菌株。 与动物身上采集的细菌样本相比,人类身上的细菌样本中阳性比例较低。研究者推测,MCR-1对多黏菌素的耐药性可能源于动物,但已开始蔓延至人类。鉴于目前在农业和畜牧业中普遍使用多黏菌素,多位研究人员建议,应尽可能限制多黏菌素一切不必要的使用。 研究人员认为,虽然目前MCR-1的发现仅限于中国,但该基因很可能像其他耐药性基因一样在世界范围内传播。他们为此呼吁,要紧急建立一个应对耐药性细菌的全球协作机制,展开密切的监测与研究合作。

中外研究人员最近在牲畜和人身上发现了一种能对抗强效抗生素的“超级细菌”基因,这意味着人类所用抗生素中的“最后一道防线”有被攻破的风险。研究人员呼吁,要以更大力度控制抗生素滥用。

20世纪20年代开始,包括青霉素、链霉素在内的多种天然抗生素相继被发现,由此打开了抗生素时代,让人类与致病细菌之间的抗争得以保持优势。但是,随着抗生素的使用,抗药性问题却日益凸显。随机变异的耐药性细菌被筛选并富集,抗生素的滥用等等原因,使得一代代抗生素药物威力减弱、甚至失效。生物医学家们从未间断对更优化抗生素的挖掘,从头孢菌素、碳青霉烯到复合抗生素,人类与细菌的战争围绕“抗药性”问题逐渐转入“持久战”的局面。

该研究由华南农业大学刘健华、中国农业大学沈建忠,以及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博士吉姆·斯潘塞等中外研究者联合进行,成果发表在新一期英国《柳叶刀·传染病》杂志上。

该研究由华南农业大学刘健华、中国农业大学沈建忠,以及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博士吉姆·斯潘塞等中外研究者联合进行,成果发表在新一期英国《柳叶刀·传染病》杂志上。

图片 1

研究人员分析猪肉、鸡肉以及人类患者身上采集的细菌样本发现,存在一种特殊基因MCR-1,携带该基因的细菌对多黏菌素表现出强耐药性,并且这种耐药性还能够快速转移至其他菌株。

研究人员分析猪肉、鸡肉以及人类患者身上采集的细菌样本发现,存在一种特殊基因MCR-1,携带该基因的细菌对多粘菌素表现出强耐药性,并且这种耐药性还能够快速转移至其他菌株。

2015年11月18日,来自于华南农业大学的研究团队在柳叶刀子刊《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上在线发表了一篇关于发现新型耐药基因的文章,再一次给抗生素问题敲响警钟。MCR-1基因,研?a href=';

与动物身上采集的细菌样本相比,人类身上的细菌样本中阳性比例较低。研究者推测,MCR-1对多黏菌素的耐药性可能源于动物,但已开始蔓延至人类。鉴于目前在农业和畜牧业中普遍使用多黏菌素,多位研究人员建议,应尽可能限制多黏菌素一切不必要的使用。

随着人类对抗生素的使用愈加频繁,细菌的耐药性问题也日益凸显,目前抗菌能力最强的多粘菌素被视为抗生素“最后一道防线”。当青霉素、四环素等传统抗生素逐渐失效时,医护人员只能选择多粘菌素。研究人员认为,MCR-1将使多粘菌素也丧失效力。

MCR-1基因:发现于动物和人的细菌样本,能转移至多种常见细菌

研究人员认为,虽然目前MCR-1的发现仅限于中国 ,但该基因很可能像其他耐药性基因一样在世界范围内传播。他们为此呼吁,要紧急建立一个应对耐药性细菌的全球协作机制,展开密切的监测与研究合作。

从2011年至2014年,研究人员从中国屠宰场的猪、农贸市场和超市贩售的猪肉和鸡肉中采集了细菌样本,并分析了广东和浙江两所医院患者身上的病菌。结果发现,从动物和生肉中采集的大肠杆菌样本中,MCR-1基因出现率很高,且阳性样本比例逐年升高;在1322个患者身上采集的大肠杆菌和肺炎克氏杆菌样本中,也有16个样本含有MCR-1基因。

研究人员以上海农贸市场猪身上采集的大肠杆菌为研究样本,第一次发现特殊MCR-1基因的存在。而且,携带有该基因的细菌对多粘菌素表现出抗性,这种抗性还能够快速转移至其他不同菌种。

与动物身上采集的细菌样本相比,人类身上的细菌样本中阳性比例较低。研究者推测,MCR-1对多粘菌素的耐药性可能源于动物,但已开始蔓延至人类。鉴于目前在农业和畜牧业中普遍使用多粘菌素,多位研究人员建议,应尽可能限制多粘菌素一切不必要的使用。

随后连续4年(2011-2014年),研究人员从广州屠宰场的猪、农贸市场的生猪肉、鸡肉上采集细菌样本,同时,他们还选取广东、浙江省的两家医院,从医院的病人身上采集细菌样本。

该研究发现MCR-1基因存在于细菌的质粒上,而质粒是一种可转移的环状DNA,很容易在不同菌株之间传递和交换遗传物质。这意味着MCR-1可能会不断扩散,最终协同其他耐药性基因孕育出一种“超级细菌”。

细菌分析结果显示,804份动物大肠杆菌样本中,有166份细菌携带有MCR-1基因,523份人细菌样本中,78份样本含有MCR-1基因。同时,在1322个医院患者身上采集的大肠杆菌和克雷伯菌样本中,有16个样本含有MCR-1基因。

研究人员认为,虽然目前MCR-1的发现仅限于中国,但该基因很可能像其他耐药性基因一样在世界范围内传播。他们为此呼吁,要紧急建立一个应对耐药性细菌的全球协作机制,展开密切的监测与研究合作。

他们发现,MCR-1基因在不同菌种间扩增和转移速度极快,且阳性样本的比例逐年增加。研究人员表示,由MCR-1调控的多粘菌素抗性反应很有可能起源于动物,且已经开始蔓延至人。

抗药性基因的威胁:以质粒为载体存在于细菌中,直击多粘菌素

水平基因转移模式,打破亲缘关系,在多种菌株间快速传播

研究人员发现问题的关键在于,MCR-1基因以质粒为载体存在于细菌中,能够以水平基因转移方式在不同菌株间进行遗传物质的交换。这种转移模式打破亲缘关系的界限,能够在不同细菌之间传播,且速度快。

这一特性与几年前在印度发现的抗药性基因NDM-1情况类似,而携带有NDM-1的细菌几乎能够抵抗所有的抗生素,包括“杀手锏”碳青霉烯类。

文章通讯作者刘建华教授表示,MCR-1基因的发现,预示着抗生素最后一道防线——多粘菌素已然遭到威胁。尽管目前的研究局限于中国,但是并不意味着,MCR-1基因没有效仿NDM-1的可能,成为全球性抗生素耐药问题。

过去,对多粘菌素抗药性的研究仅仅发现,抗药性细菌通过染色体突变的形式繁殖、富集,并没有发现基因水平的感染和传播。研究人员解释,当细菌局限染色体突变时,其抗药性细菌群量不稳定,且不会大范围传播至其他菌株。

最新的研究证实,MCR-1基因以质粒为载体,能够从基因水平在多种常见细菌间传播,包括大肠杆菌和克雷伯菌(导致肺炎和其他感染)。

MCR-1基因:意味着细菌从“广泛耐药”往“泛耐药”转变的情势严重

建议:农业限制或停止使用多粘菌素

抗生素的出现,拯救了无数生命。但是细菌对于抗生素产品的耐药性问题也逐年加重,新药研发的速度远跟不上细菌耐药的速度。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抗生素耐药不仅仅加重医疗卫生的负担,还会对经济、发展造成巨大威胁。中国作为抗生素使用大国,每年约消耗13000吨抗生素类药物,且这种比例以每年4.75%的速率增长。

研究人员强调,中国并不是唯一一个将粘菌素运用于农业、畜牧业的国家。许多其他国家,包括一些欧洲国家,也在农业上使用多粘菌素药物,所以,认清、解决抗生素耐药性问题是一个全球性问题。

图片 2

本文由农业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直逼抗生素最后一道防线,超级细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