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昔日风沙源,的治理密码

- 编辑:3983金沙官网 -

昔日风沙源,的治理密码

探寻“风沙源”的治理密码

2000年,涉及河北等地的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启动,如今,15个年头过去了,工程进展如何?
治:京津风沙源区扬沙天气15年锐减43%
6月初,宣化黄羊滩,一望无际的林海和草甸青翠欲滴,不远处的洋河清水缓流,岸边景色宜人。
只有反复提到黄羊滩这个地名时,人们才会联想起这里曾经是一片不毛之地。
以前,这里一年中有半年是黄沙天,大风刮起,屋外伸手不见五指,屋里也到处是尘土。说起以前风沙肆虐的情景,附近的村民仍心有余悸。
黄羊滩地处张家口市宣化区洋河南,总面积14.3万亩。上世纪末,滩内全部由流动沙丘、半固定和固定沙地组成,其中流动沙丘占40%,居张家口市五大沙滩之首。
宣化林场办公室挂着黄羊滩治理前后的对比图,治理前的景象与沙漠无异。如今,黄羊滩植被丛生,林草覆盖度已超过97%,昔日的风沙源已经变身为护卫京津的生态屏障。
治沙时我们特意留下来一小块沙坡用来警示后来人,现在竟然也长满了绿草。宣化林场场长李澍贵指着一块已被林草覆盖的沙坡说。
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起,当地林业人年年都在治沙,那时是低成本治沙,不求科技含量。当年剪根柳条往地上一插,就算种上了,能不能成活没人管。几十年累计种了5万多亩,但实际上,有林地不到3万亩,而且大多是小老树。
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实施后,防沙治沙的模式发生了变化。
以黄羊滩为例,在树种设计上要求合理布局,乔灌草结合,针阔林混交,经济林和生态林兼顾;树种的选择上坚持沙生优质与多样化、多色彩兼顾,比如新疆胡杨、内蒙古沙柳和沙枣、东北樟子松以及优质李、枣、杏等都是首次落户黄羊滩。
堵口子、划格子、盖被子,这是林业工人总结的一套治沙办法。即在沿河区营造防风宽林带、林网,在流动沙丘营造网格状生物沙障,培植沙生植物,以及工程区沿路行道树建设。
黄羊滩的变化是众多风沙源治理的一个缩影。
数据显示,自工程开展以来,特别是近两年,我省紧紧围绕中央关于京津冀协同发展,生态环境率先突破的要求,把防沙治沙作为构筑京津绿色生态屏障、实现绿色办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大战略举措来抓,以植树造林、小流域治理、草地建设等为主要手段,实施了一系列生态建设工程。十二五期间,全省5年累计完成防沙治沙任务126.9万公顷。
15年来,我省相关地区由沙尘天气发生发展过程中的强加强区变为弱加强区;河北、山西、内蒙古、北京、天津等五省(区、市)沙化土地总面积减少了116.3万公顷;京津风沙源区扬沙天气15年锐减43%,总体上遏制了沙化土地的扩展趋势,使北京周围生态环境得到明显改善。
用:结合防沙治沙我省大力发展特色种养业等产业促进可持续发展
6月底,怀来德尚庄园葡萄基地,各种葡萄鲜艳诱人。
2006年,浙江人贾季伟到怀来租了3000亩沙地经营起德尚葡萄庄园,种植赤霞珠等酿酒葡萄。每年的投入有500多万元,庄园有自己的酿酒厂,已经开始产生效益了。贾季伟说。
以前,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都是荒滩,种上葡萄后,起到了防风固沙效果,通过公司 农户的发展模式,还带动了2000农户增收致富。怀来县林业局产业办主任李慧勇说,这种治沙方式采用的是企业独资或者合资方式的形式。
在怀来,治沙的方式不止一种。比如先治后卖,这一模式是由集体先进行治理开发,然后通过承包、拍卖、租赁、股份制等形式分户有偿经营治理。官厅水库上游的老君山流域大部分荒坡就采取这种形式,面积有1万多亩。
另一种办法是公司返租倒包治理,即企业先期投入租赁土地使用权进行规划,建设基础设施,进行生态、经济林统一营造,然后再进行招标承包租赁拍卖,滚动式治理,怀来县土木镇千亩鲜食葡萄高科技示范区建设就是采用了这一模式。
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中多种治沙模式的运用,收效明显。以怀来县为例,当地林业部门测算,工程实施以来全县净增有林地面积41万亩,森林覆盖率由治理前的32%增加到现在的47.2%,增加了15.2个百分点。与2000年以前相比,大风日数由原来的46天减少到22天,沙尘暴天数明显减少。
在怀来,防沙治沙多以栽植葡萄为主,防沙治沙也给当地带来一个致富产业。目前,怀来全县葡萄种植面积有27万亩,覆盖16个乡镇、150个街村、4.2万农户。葡萄年产量15.6万吨,占全国总产量的4%,葡萄种植收入占主产区农民人均纯收入的80%以上,对全县财政收入的贡献率达30%以上,产业化经营率达76.3%以上。沙城产区12大品牌、50多个品种的葡萄酒产品,在国内市场占有率达14%。
近年来,我省加快沙区产业发展。大力发展林果、林药、绿色能源、森林旅游、草业开发等沙区生态产业,扶持龙头企业参与防沙治沙和产业开发,实现生态建设与产业开发的良性互动、协调发展。目前,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对区域经济发展的贡献率保持在23%以上。
防:十三五期间我省将科学、综合、依法防沙治沙不停步
由于地处干旱半干旱过渡地带,土壤受风蚀或水蚀危害较重,我省属土地沙化敏感地区,也是全国土地沙化最严重的省份之一。
防沙治沙是一项见效慢、周期长、投资大的工程,在产业优势并不明显的地方,如何让治沙变得可持续?
发展苗木产业的思路能不能引进风沙源治理工程?万全区已经开始尝鲜:通过采取政府前期流转土地,企业主体经营,涉地群众参与的方式,在发展苗木产业的同时,鼓励企业发展林下经济,充分调动各方的积极性。
在这一防沙治沙模式中,当地农民真正得到了实惠。有了土地租金收入,有为公司打工的收入,还有订单农业的收入,农民能拿到三份收入。现在亩均收入可达3500元,比以前多了两倍多。
防沙治沙还在继续。省林业厅厅长周金中表示,十三五和今后一个时期,我省将遵循科学防沙治沙、综合防沙治沙、依法防沙治沙的方针,坚持保护恢复植被与合理利用自然资源相结合,坚持改善生态环境与促进农民增收相结合,坚持生物措施、工程措施相结合,统筹规划、系统治理,分类施策、重点突破,全面推进防沙治沙工作,努力打造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河北日报记者 曹智)

在第22个“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来临之际,防治荒漠化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焦点。

国家林业局数据显示,我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分别占国土面积的1/4以上和1/6以上。荒漠化防治面临哪些难点?如何实现荒漠化治理与可持续发展的“共赢”?记者来到昔日“风沙源”,探求荒漠化的治理密码。

科学治沙:从“治沙难”到“觅沙难”

初夏时节,走上河北宣化县黄羊滩,一望无际的林海和草甸映入眼帘,不远处的洋河岸边,水草丰美,景色宜人。

谁能想到,这里曾经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沙海。

“以前,一年中有半年都是黄沙天,刮起风来伸手不见五指,屋里窗台全是灰。”忆往昔,58岁的河南房村村民王德忠仍心有余悸。河南房村距离黄羊滩仅1000米之遥,不少村民吃尽了风沙的苦头。

如今的黄羊滩植被丛生,林草覆盖度已超过97%,从昔日风沙源之一,变身为护卫京津的生态屏障。“生态治沙时特意留下来警示子孙后代的一小块沙坡,现在竟然也长满了绿草。”宣化林场场长李澍贵指着已被林草覆盖的沙坡说。

从“治沙难”到“觅沙难”,其中有着怎样的密码?“那就是科学治沙、科技治沙、综合治沙。”参与风沙源治理的张家口市林业局局长王海东告诉记者。

2000年6月,新中国治沙史上的大手笔——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启动,治理范围涉及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等5省份75个县,按照分类指导、分区施策、综合治理的原则,工程采取封、造、退、治、移相结合的多种治沙措施。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实施了三北防护林工程、全国防沙治沙工程、京津风沙源治理和退耕还林还草等一系列重大生态工程,这些国家级工程对防沙治沙起到了重要作用。

狂沙肆虐,浊风满城。第五次全国荒漠化和沙化监测显示,截至2014年,全国荒漠化土地261.16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27.20%;沙化土地172.12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17.93%。荒漠化在我国北方形成了一条绵延数千公里的风沙带,影响人口超4亿人。

“我国沙区自然条件恶劣,生态系统脆弱,破坏容易恢复难。”谈到治沙难度,国家林业局局长张建龙心存忧虑地说,有明显沙化趋势的30.03万平方公里土地,如果保护利用不当,极易成为新的沙化土地;已有效治理的沙化土地中,初步治理的面积占55%,后续巩固与恢复任务繁重;还有28万平方公里的暂不具备治理条件的沙化土地,亟待封禁保护。

产业治沙:从技术“筑绿”到经济“护绿”

端午节前夕,河北怀来德尚庄园葡萄基地,半人高的赤霞珠葡萄展枝吐绿,有的已是含苞待放。

“以前,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都是荒滩,现在通过沙地种葡萄,不仅起到防风固沙效果,通过公司 农户的发展模式,还带动了2000户农户增收致富。”河北怀来县林业局产业办主任李慧勇说。

防沙治沙是一项见效慢、周期长、投资大的工程,如何让治沙变得可持续,成为困扰治沙者们的难题。为破解这一难题,1984年,钱学森首次提出了沙草产业构想,他提出用100年时间来完成这场革命,沙漠地区可以创造上千亿元的产值。在政策的引导下,一批优秀的治沙者在沙漠中实践沙草产业理论,通过技术创新、机制创新等方式,探索出了各具特色的产业化治沙之路。

“中国荒漠化有三个根本原因,一是生态系统脆弱,二是中国荒漠化地区的人口压力非常大,三是生产技术的落后,导致过度开垦,滥用水资源,过度放牧等现象。”中国林业科学院荒漠化研究所副所长吴波认为,防治荒漠化有三个关键:防、治和用。防,就是要建立一个安全的体系;治,就是要建立一个生态体系;用,就是要建立一个产业体系。

从技术“筑绿”到经济“护绿”,各地防沙治沙有了更深厚的产业基础。沙漠,在产业的魔力下“点石成金”。目前,我国沙区经济林果面积已达540万公顷,年产干鲜果品5360万吨,占全国年产量的33.9%。特色林果业的发展带动了种植、加工和贮运等产业的蓬勃发展,成为沙区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和农民群众脱贫致富的拳头产业。

社会治沙:从“政府要绿”到“百姓受益”

在河北张家口市万全区,一项新的治沙模式引人关注:通过采取“政府前期流转土地,企业主体经营,涉地群众参与”的方式,在循环发展林上苗木的同时,鼓励企业发展林下经济,充分调动起企业主体积极性,取得政府要绿、企业得利、百姓受益的效果。

在这一防沙治沙模式中,当地农民真正得到了实惠。“有土地租金收入,有为公司绿化打工的收入,还有订单农业的收入,农民一份地拿到了三份收入。原来种植玉米亩均收入800元,现在亩均收入可达3500元。”万全区委书记赵满柱说。

昔日沙进人退,今朝人进沙退。

“虽然中国荒漠化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但我国土地荒漠化和沙化状况依然严重,保护与治理任务依然艰巨,防治工作依然任重道远。”张建龙话锋一转,防治荒漠化,离不开科技支撑,离不开产业基础,更离不开全社会的参与。

“目前我们整治沙化荒山,每亩投入近6000元,国家每亩补助仅为400元,迫切需要资金的支持,迫切需要社会和个人的参与。”谈到面临的困难,河北阳原县当代农林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刘海军说。

专家指出,在防沙治沙过程中,要进一步创新防沙治沙激励约束机制,提高地方各级政府防沙治沙责任意识,完善政府投入、税收减免和金融扶持等政策体系,依法保护治沙主体的合法权益,形成国家、社会、个人共同防沙治沙的良好局面。

本文由 林业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昔日风沙源,的治理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