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天永不寂静,爱绿护绿

- 编辑:3983金沙官网 -

春天永不寂静,爱绿护绿

在美国中部有一个城镇,春天到来的时候,一种奇怪的寂静笼罩了这个地方,再也听不到鸟儿的歌声了。

贵州创新生态文明制度,推动生态产业化 贵山贵水 爱绿护绿

    梵净山上,清新空气洗洗肺;杉木河边,“矿泉水”上好漂流……盛夏,低纬度高海拔的贵州充满“绿色诱惑”。天蓝、地绿、水清、气净,良好的生态环境是贵州最响亮的品牌,也是后发赶超的巨大优势。
  纵然“天生丽质”,也需后天养护。从“GDP挂帅”到“环保问政”,再到“绿色政绩”,贵州自我加压,自觉积极追求绿色发展。
  懂绿护绿,筑牢生态底线   站在镇宁县环翠山公园茂密的树林里,凉风袭来,丝毫不觉暑意。“以前一说有山有树,总觉得是‘穷地方’,现在哪里去找这么安逸的环境哟!”73岁的张玉芬说。
  “利用独特的山水资源,依山傍水进行规划,既能实现生产生活生态的和谐,也能吸引越来越多的投资者。”镇宁县副县长向月贵说得好,绿水青山是老百姓的福气,也是发展的财气。
  家有珍宝,还需识货。从过去依山傍水伴树属于“欠发达”,到现在“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转变,贵州人的底气十足。贵州之绿,弥足珍贵。
  黔西县林泉镇海子村松林坡十几公里的巡山路,是村民魏开华26年来几乎每天的“必修课”。“吃够了破坏生态的亏,失去了更珍惜!”经历了大炼钢铁、毁林开荒,到上世纪80年代末,海子村的森林覆盖率不足8%,“海子”一天天干涸下去。1989年,魏开华从林业站背回100多斤华山松种子,重又让松林坡上长满了松树、披上了绿装。从那之后,守护这片绿,成了魏开华和乡亲们毕生的事业。
  懂了绿,护绿更加自觉。近年来,贵州坚持以生态文明理念引领经济社会发展,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加大石漠化治理、推进扶贫生态移民、实施绿色贵州建设三年行动计划,努力探索践行绿色发展理念。2011年至2015年,全省森林覆盖率年均增长1个百分点以上。到2015年底,全省森林面积达1.32亿亩,森林覆盖率超过50%。全省共建有78个森林公园、104个森林和野生动物及湿地类型自然保护区和40个湿地公园。
  在“林城”贵阳,“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向全世界传播“生态文明”理念;在毕节试验区,一个个曾经“不适宜人居住”的村寨变成了美丽乡村;在铜仁和黔东南生态文明试验区,保存完好的自然生态和多姿多彩的民族风情相互交融,让中外游客流连忘返;在黔南和遵义,湄潭翠芽和都匀毛尖打响了贵州绿茶的地域品牌……
  生态产业化,添绿增收一举两得   在玉屏县朱家场镇,曾经2万多亩的荒山荒坡,如今“摇身一变”成了郁郁葱葱的油茶林。老乡吴荣顺告诉记者,这里陡坡多,土层薄,过去种子洒一片,秋后收一箩;现在栽上树,林下种药材,既添绿又增收。
  贵州多山,以往垦了田土、跑了水土,现在换个方式“吃山”——植树、种果、栽茶、养花……贵州将农业和二、三产业有效连接,“接二连三”建设现代山地高效生态农业。
  绿色作底、处处生金。近5年,贵州旅游总收入年均增长近25%,去年旅游业增加值占生产总值的9.1%,成为支柱产业。
  “正确处理保护与开发的关系,立足市场需求,增强生态产品生产能力,充分发掘生态财富,扩大生态产品的有效供给,把良好生态资源变成‘常青树’‘摇钱树’。”贵州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谌贻琴表示。
  既向贫困宣战,又不能向污染低头。贵州坚持“两条腿”走路,推动传统产业改造提升,加快培育壮大新兴产业。
  在贵州日恒资源利用有限公司,固体废弃物高炉矿渣“变身”成了超微粉,能使水泥和混凝土多项性能得到提高。近年来,传统资源型城市六盘水“立足煤、做足煤、不唯煤”,将“废物”循环利用,打造工业城市生态文明建设“新范本”。
  跳出能矿产业抓工业,因地制宜选择发展环境友好型、生态友好型产业,贵州的眼光更远、眼界更高。
  守好生态和发展两条底线,贵州正奋力后发赶超。“贵州发展大数据确实有道理。”习近平总书记去年6月在贵州考察时的讲话为贵州增添了底气。截至目前,贵州全省大数据电子信息产业工商注册企业已达1.7万家,惠普、IBM、高通等200多家全球著名企业在黔项目总投资超过2400亿元,产业规模总量已超5000亿元,年均增长20%以上。今年以来,全省大健康医药产业投入203亿元开工170个项目,实现增加值220亿元。
  制度创新为绿色发展提供持久动能   每天一大早,家住贵阳市乌当区振华小区的小朋友玲玲都会“监督”父母将垃圾分类装入垃圾箱。一个小小的动作,可以让这个近百户的小区每年减少碳排放30吨。在我国首批低碳试点的贵阳市,越来越多的市民正迎来低碳生活。
  小到社区垃圾分类,大到全省产业发展,都离不开生态文明制度的创新引领。
  ——用法律的“正义天平”守卫生态环境。9年前,全国首家环保法庭——贵阳清镇市环保法庭成立,一起环保组织诉造纸厂偷排污水的案子,成为国内第一起进入审判程序、且环保组织诉求得到法院支持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
  今年1月,锦屏县人民检察院诉县环保局行政公益诉讼案一审宣判,县环保局对相关企业违法生产怠于监管的行为违法;随后,县环保局长和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被免职。这又成为全国首例审结的检察机关提起的生态环保行政公益诉讼案件。
  如今,贵州为畅通环境官司的“方便之门”,成立了省高级人民法院生态环境保护审判庭、省检察院生态环境保护处和省公安厅生态环境安全保卫总队,率先在省级层面建立了生态环境保护司法体系。
  ——用考核“指挥棒”引领绿色发展。2014年,全国首部省级生态文明建设条例《贵州省生态文明建设促进条例》实施,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条款是:规定限制开发区域和生态脆弱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取消GDP考核,转而增加循环经济产业、清洁型产业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等新指标。
  近年来,贵州还实施了“绩效考核评价”“自然资源资产领导干部离任审计”“生态损害责任终身追究”三项制度,被干部们形象地称为“过三关”。
  ——用补偿机制、市场力量巧解治污难题。2014年初在赤水河流域实行的生态补偿则为双向补偿,即上游毕节市出境断面水质优于二类水质标准,下游受益的遵义市缴纳生态补偿资金;反之则由毕节缴纳生态补偿资金。生态补偿制度实施以来,遵义市共缴纳给毕节市生态补偿资金0.28亿元。
  而在赤水河最先实施的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则尝试引入市场的力量。由排污企业采取付费方式,把治污所需的运营设备、维护工作交给第三方机构来完成,实现排污与治污分离。“环保部门和企业共同制约监督,凸显出前所未有的优势。”遵义市环保局副局长张黔明说。
  “绿色是多彩贵州的主色调。贵州人民越来越懂得‘绿’、爱护‘绿’、用好‘绿’。今天的贵州因生态更加美丽、更多精彩,焕发出无限的绿色生机。”贵州省委主要负责同志表示,“生态文明建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我们永远在路上。”(记者 万秀斌 汪志球 黄娴 郝迎灿)

贵州创新生态文明制度,推动生态产业化 贵山贵水 爱绿护绿

  梵净山上,清新空气洗洗肺;杉木河边,“矿泉水”上好漂流……盛夏,低纬度高海拔的贵州充满“绿色诱惑”。天蓝、地绿、水清、气净,良好的生态环境是贵州最响亮的品牌,也是后发赶超的巨大优势。
  纵然“天生丽质”,也需后天养护。从“GDP挂帅”到“环保问政”,再到“绿色政绩”,贵州自我加压,自觉积极追求绿色发展。
  懂绿护绿,筑牢生态底线   站在镇宁县环翠山公园茂密的树林里,凉风袭来,丝毫不觉暑意。“以前一说有山有树,总觉得是‘穷地方’,现在哪里去找这么安逸的环境哟!”73岁的张玉芬说。
  “利用独特的山水资源,依山傍水进行规划,既能实现生产生活生态的和谐,也能吸引越来越多的投资者。”镇宁县副县长向月贵说得好,绿水青山是老百姓的福气,也是发展的财气。
  家有珍宝,还需识货。从过去依山傍水伴树属于“欠发达”,到现在“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转变,贵州人的底气十足。贵州之绿,弥足珍贵。
  黔西县林泉镇海子村松林坡十几公里的巡山路,是村民魏开华26年来几乎每天的“必修课”。“吃够了破坏生态的亏,失去了更珍惜!”经历了大炼钢铁、毁林开荒,到上世纪80年代末,海子村的森林覆盖率不足8%,“海子”一天天干涸下去。1989年,魏开华从林业站背回100多斤华山松种子,重又让松林坡上长满了松树、披上了绿装。从那之后,守护这片绿,成了魏开华和乡亲们毕生的事业。
  懂了绿,护绿更加自觉。近年来,贵州坚持以生态文明理念引领经济社会发展,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加大石漠化治理、推进扶贫生态移民、实施绿色贵州建设三年行动计划,努力探索践行绿色发展理念。2011年至2015年,全省森林覆盖率年均增长1个百分点以上。到2015年底,全省森林面积达1.32亿亩,森林覆盖率超过50%。全省共建有78个森林公园、104个森林和野生动物及湿地类型自然保护区和40个湿地公园。
  在“林城”贵阳,“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向全世界传播“生态文明”理念;在毕节试验区,一个个曾经“不适宜人居住”的村寨变成了美丽乡村;在铜仁和黔东南生态文明试验区,保存完好的自然生态和多姿多彩的民族风情相互交融,让中外游客流连忘返;在黔南和遵义,湄潭翠芽和都匀毛尖打响了贵州绿茶的地域品牌……
  生态产业化,添绿增收一举两得   在玉屏县朱家场镇,曾经2万多亩的荒山荒坡,如今“摇身一变”成了郁郁葱葱的油茶林。老乡吴荣顺告诉记者,这里陡坡多,土层薄,过去种子洒一片,秋后收一箩;现在栽上树,林下种药材,既添绿又增收。
  贵州多山,以往垦了田土、跑了水土,现在换个方式“吃山”——植树、种果、栽茶、养花……贵州将农业和二、三产业有效连接,“接二连三”建设现代山地高效生态农业。
  绿色作底、处处生金。近5年,贵州旅游总收入年均增长近25%,去年旅游业增加值占生产总值的9.1%,成为支柱产业。
  “正确处理保护与开发的关系,立足市场需求,增强生态产品生产能力,充分发掘生态财富,扩大生态产品的有效供给,把良好生态资源变成‘常青树’‘摇钱树’。”贵州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谌贻琴表示。
  既向贫困宣战,又不能向污染低头。贵州坚持“两条腿”走路,推动传统产业改造提升,加快培育壮大新兴产业。
  在贵州日恒资源利用有限公司,固体废弃物高炉矿渣“变身”成了超微粉,能使水泥和混凝土多项性能得到提高。近年来,传统资源型城市六盘水“立足煤、做足煤、不唯煤”,将“废物”循环利用,打造工业城市生态文明建设“新范本”。
  跳出能矿产业抓工业,因地制宜选择发展环境友好型、生态友好型产业,贵州的眼光更远、眼界更高。
  守好生态和发展两条底线,贵州正奋力后发赶超。“贵州发展大数据确实有道理。”习近平总书记去年6月在贵州考察时的讲话为贵州增添了底气。截至目前,贵州全省大数据电子信息产业工商注册企业已达1.7万家,惠普、IBM、高通等200多家全球著名企业在黔项目总投资超过2400亿元,产业规模总量已超5000亿元,年均增长20%以上。今年以来,全省大健康医药产业投入203亿元开工170个项目,实现增加值220亿元。
  制度创新为绿色发展提供持久动能   每天一大早,家住贵阳市乌当区振华小区的小朋友玲玲都会“监督”父母将垃圾分类装入垃圾箱。一个小小的动作,可以让这个近百户的小区每年减少碳排放30吨。在我国首批低碳试点的贵阳市,越来越多的市民正迎来低碳生活。
  小到社区垃圾分类,大到全省产业发展,都离不开生态文明制度的创新引领。
  ——用法律的“正义天平”守卫生态环境。9年前,全国首家环保法庭——贵阳清镇市环保法庭成立,一起环保组织诉造纸厂偷排污水的案子,成为国内第一起进入审判程序、且环保组织诉求得到法院支持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
  今年1月,锦屏县人民检察院诉县环保局行政公益诉讼案一审宣判,县环保局对相关企业违法生产怠于监管的行为违法;随后,县环保局长和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被免职。这又成为全国首例审结的检察机关提起的生态环保行政公益诉讼案件。
  如今,贵州为畅通环境官司的“方便之门”,成立了省高级人民法院生态环境保护审判庭、省检察院生态环境保护处和省公安厅生态环境安全保卫总队,率先在省级层面建立了生态环境保护司法体系。
  ——用考核“指挥棒”引领绿色发展。2014年,全国首部省级生态文明建设条例《贵州省生态文明建设促进条例》实施,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条款是:规定限制开发区域和生态脆弱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取消GDP考核,转而增加循环经济产业、清洁型产业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等新指标。
  近年来,贵州还实施了“绩效考核评价”“自然资源资产领导干部离任审计”“生态损害责任终身追究”三项制度,被干部们形象地称为“过三关”。
  ——用补偿机制、市场力量巧解治污难题。2014年初在赤水河流域实行的生态补偿则为双向补偿,即上游毕节市出境断面水质优于二类水质标准,下游受益的遵义市缴纳生态补偿资金;反之则由毕节缴纳生态补偿资金。生态补偿制度实施以来,遵义市共缴纳给毕节市生态补偿资金0.28亿元。
  而在赤水河最先实施的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则尝试引入市场的力量。由排污企业采取付费方式,把治污所需的运营设备、维护工作交给第三方机构来完成,实现排污与治污分离。“环保部门和企业共同制约监督,凸显出前所未有的优势。”遵义市环保局副局长张黔明说。
  “绿色是多彩贵州的主色调。贵州人民越来越懂得‘绿’、爱护‘绿’、用好‘绿’。今天的贵州因生态更加美丽、更多精彩,焕发出无限的绿色生机。”贵州省委主要负责同志表示,“生态文明建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我们永远在路上。”(记者 万秀斌 汪志球 黄娴 郝迎灿)

  羊年新春,贵州启动“绿色贵州三年行动计划”,全面绿化宜林荒山荒地,这是当地坚守生态和发展“两条底线”的又一举措。将优良的生态环境作为后发赶超的巨大优势,近年来贵州传统优势产业转型升级,新产业、新业态、新产品成为经济发展强大引擎,多项经济指标增幅连年在全国处于“领跑”地位。
    绘绿水青山“底色”     春节假期后上班第一天,贵州省市县乡村五级干部带队上山植树,当天,8万余名干部群众义务植树40万株。连日来,火热的植树造林浪潮,成为这个春天贵州高原上一道靓丽的风景。记者从贵州省林业厅了解到,未来三年间,贵州计划完成造林绿化916万亩,使全省森林覆盖率达到50%以上。
    贵州有中国“公园省”的美誉。去年12月26日开通的贵广高铁,被称为南中国“最温柔的风景线”。很多初次体验贵广高铁的旅客一路上都拿着相机和手机,将镜头紧贴车窗,随时准备抓拍沿途美景:满目青山、蜿蜒流转的小溪、树林中美丽的苗寨侗寨……
    贵州美,美在绿水青山。贵州对生态底线的坚守,坚定而艰辛。
    地处长江、珠江上游的贵州是“两江”流域的重要生态屏障,为了守住绿水青山,贵州付出了不懈的努力。2000年以来,贵州连续14年实现森林覆盖率年均增长1个百分点,目前已达到49%,同时水土流失面积平均每年下降1.08%。生态指标的“一增一降”,使贵州绿水青山“底色”更加鲜亮。
    赫章县海雀村是贵州生态保卫战的一个缩影。毁林开荒曾使这里的森林覆盖率下降到5%。20多年来,全村人每年冬天都上山植树,“栽下的树死了,第二年再栽”。经过艰苦努力,海雀村的森林覆盖率达到70.4%。
    贵州不仅在植树造林上着力,近年来还在创新生态环境保护的体制机制上走在全国前列,去年获准建设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拉开“绿色改革”序幕。生态环境损害责任终身追究、资源有偿使用、生态补偿机制、自然资源资产领导干部离任审计等,一系列“环保新政”在贵州先行先试。
    绿色为“领跑”聚力     “绿色贵州三年行动计划”提出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同步提升,按照“产业生态化、生态产业化”理念,力争到2017年林业产业产值突破1200亿元。
    有专家认为,生态美并不是贫穷的标签,发展也不一定要牺牲生态,贵州的实践,实现了生态和发展的“双赢”。在绿水青山“底色”上,贵州经济发展增幅处于全国“领跑”地位,2014年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10.8%,连续4年位居全国前三名。农业增加值增速、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城镇化率提高幅度均居全国第一。
    贵州一面加快推进传统优势产业转型升级,一面从经济结构调整中培育新的增长点,电子信息、新医药大健康、现代山地高效农业、文化旅游和新型建筑建材等5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逆势上扬。2014年,贵州电子信息产业规模达1460亿元。百度技术委员会理事长陈尚义说:“生态好让贵州在选择科技型、创新型产业上更具优势。”
    在大数据企业较为集中的贵安新区,数百亿的投资向这里聚集。贵安新区有关负责人介绍,这个国家级新区产业园区建设和山水、田园互为支撑,未来的贵安新区将是“一片油菜花、一片稻田、一片社区、一片改造过的村庄、一片新兴产业园区”。
    发展为生态“留白”     今年春节期间,4万余人前往贵阳花溪十里河滩旁的孔学堂参加春节庙会活动。除了感受传统文化,游客们还为周边湿地公园环境所折服。小桥流水、万木葱茏、鸟语花香……来自四川的游客王海云感叹:“市区里有这么漂亮的湿地公园,太难得了。”
    近年来,贵阳市在中心城区挤出商业价值可观的“宝地”建设湿地公园,使城市形成“显山、露水、见林、透气”的风格。小车河、十里河滩、观山湖等湿地公园成为贵阳的“绿色标签”。
    就像在书画艺术创作中,为使作品协调精美而留下相应空白的手法,在贵州,发展为生态“留白”成为发展与生态“双赢”的助力器。
    去年贵州对处于重点生态功能区的10个县取消GDP考核,主要考核生态环境保护、现代高效农业发展等指标。一些干部和专家认为,多年形成的“唯GDP论”,造成了一些地方自然资源透支、环境恶化。取消GDP考核,实质是探索生态文明建设新路。
    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县长袁刚说,取消GDP考核,为生态脆弱地区的发展指明了方向。雷山县将依托生态发展特色产业,工业招商锁定低耗能、技术含量高和生态友好型企业,拒绝“发展、污染、治理、再污染、再治理”的倒退式循环。(记者  王念  胡星)

蕾切尔?卡森在《寂静的春天》中描绘了这个美丽村庄的突变,让人类第一次听到了“环境保护”这样的词语。

这是振聋发聩的警告。

在中国西南有一个省份,上世纪80年代末期出版的《富饶的贫困》就有令人心痛的描述。

“1979年底就开始大面积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松绑’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还是这个积极性,创造了毁林开荒的‘奇迹’。1980年全省毁林开荒32.25万亩,1981年50.6万亩,1982年虽采取了管制措施,仍达30多万亩。”

这是贵州历史上不能改写的事实。

走过弯路,绕过远路。贵州的春天来临前,严冬凛冽。

在《富饶的贫困》出版两年后,毕节试验区成立了。贵州人,有了新的干法和活法。

他们毅然决然地出发,怀着重整山河的凌云壮志,怀着壮士断腕的豪迈斗志。

黔西县林泉镇海子村松林坡十几公里的巡山路,是魏开华27年来雷打不动的“必修课”。“吃够了破坏生态的亏,失去了更珍惜!”1989年,魏开华从林业站背回100多斤华山松种子,让松林坡重新长满了松树、披上了绿装。从那之后,守护这片绿,成了魏开华和乡亲们毕生的事业。

个体,亦是众生相。一担担土铺遍山,一株株草爬满坡,一棵棵树栽入窝。到2015年底,全省森林面积达1.32亿亩,森林覆盖率超过50%。在前后不到30年的时间里,贵州从一场令人触目惊心的生态危机出发,创造了一个令人心旷神怡的生态家园。

于是,贵州的春天里,林木苍苍,河流潺潺,鸟鸣悠悠,城在林中,家在园中,人在绿中。

湘黔交界,武陵深处,“汞都”万山曾作为工业重镇“红极一时”,却终因竭泽而渔的掠夺开采而汞尽城衰。2011年初,万山背水一战,依靠“产业原地转型、城市异地转型、民生保障托底”,开拓资源枯竭地区转型新路。凭借“科技胃”,专吃“废物饭”,整个万山工业园去年实现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56亿元,被列为国家循环经济示范市的核心区,省级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循环经济示范区。

转型,培养了贵州气质。生态与发展,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也不是此消彼长的应对,而是相互促进的共赢。

因而,贵州的春天里,生态文明理念深入人心,环境保护合力集聚形成,绿色发展底色日益亮丽。

发展,须臾懈怠,可能坐失良机;生态,半点停顿,或将前功尽弃。

贵州人洞见一缕光亮,伸出“数据之手”,领先找到“智慧树”和“钻石矿”。搅动产业风云,成功将大数据产业打造为后发赶超的“长板”。

从此,贵州的春天里,有数据流穿梭不息的丛林。积极的政府作为,蓬勃的企业力量,共振出业界争相追捧的“强磁场”,最新最潮的技术、跃跃欲试的激情、嗅觉灵敏的资本,环环相扣的大数据产业链业已初步形成。

每个人对历史都有自己的解读,每个人对未来总有自己的感悟。但有一点不容置疑――生态,为贵州发展打开了一扇门;贵州,则成为中国绿色发展的一个缩影。

如果时空可以置换,蕾切尔?卡森生在今天,那么,春回大地,当她踏足多彩贵州,甜丝丝的空气会调皮地在鼻子里打滚,“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而且,她会发现,处处茂林修竹,阵阵鸟声争啼,时时欢声笑语,多彩贵州的春天永不寂静。

本文由 林业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春天永不寂静,爱绿护绿